查看更多:小学议论文

在这十几天的农村生活中我深受感触。

这天,一大早超超叫我和然然,让我俩陪旦旦一些人玩“渡黄河”(一种游戏)。我没办法,硬着头皮答应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勉强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我慢腾腾的吃早饭。超超见我吃的太慢,便说:“兄台先走一步。”说完便跑出大门。 过了大约20分钟左右,我才将早饭吃完。由于没睡足,我拖着懒洋洋的步调向大门口走去,刚到大门口,那情景让我大吃一惊,超超正和一女生欢天喜地地玩,而且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超超和那女生时不时的拉拉手,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超超有时碰碰那女生的脸,但那位女生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和超超玩的更开心了。这情景让我情不自禁的奸笑了一声,我的笑声使他们俩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怎么了?”他们着急得问。

“哈哈.....嘻嘻….呵呵….”“到底怎么了?”“你…你俩的手!”他们俩急忙看了看自己的手,自顾自的说:“没怎么啊!”我大笑着说:“你太‘黄’了,你们两个揪着对方的耳朵还有脸问我怎么了!哎!!!!”他们马上明白了事情的原由,立马结成统一战线反驳我:“这有什么呢,我们只是玩游戏呀!况且我们是好朋友,但可不是你想像的那种朋友!”我脑中立时闪现出朱彦如,刘幸还有孟瑶等的笑脸,我和她们不也是好朋友吗!而且我们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玩的很快乐!但好多同学却不这么认为,就像我刚才误会超超的一样。“瓜皮”

(就是思想不健康的人)的话还响在我耳边:“你和朱彦如刚才干了什么?朱彦如是不是有你的…啦?刘幸是不是你二奶?

孟瑶已是名花有主你也敢抢?胆子真大!……”

这些‘瓜皮’便是李昊,乔伟良,李阳阳,他们的脑子真是污秽透了,其实他们说我我大可置之不理,因为我知道,我和我的几个好朋友之间是真真纯洁的友谊,即使别人污蔑我们,只要我们自己快乐,别人的污蔑也会不攻自破。

这样想时,我顿感轻松,这几天一直让我难堪的问题烟消云散,我抬起胸脯大踏步向前走去,脑中闪现的几个字:同学们男女无别!

6.3谢一轩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男女无别.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太阳的背后不是光

一曲忧伤的《二泉映月》,一首铿锵有力的《听松》,这是阿炳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息。这一息掺夹着一丝叹息,叹息早早地离开了自己那把心爱的二胡;这一息掺夹着一丝怨恨,怨恨自己的眼睛,没能如愿以偿地再看一眼这个...(查看全文

是随波逐流还是独立思考

每天穿梭游离于各种各样的信息面前,不知自己要从中索取些什么,打开手机各种五花八门的信息第一时间总会扑面而来,等你缓过神来,信息早已把你从现实苦闷踌躇思考的一边带到了欢快搞笑卖萌的另一边,这个时代你在...(查看全文

出乎意料的生日

  清晨,小松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一看表6:20,得起床了,不能再磨蹭了。她起床匆匆地洗漱了一下,抓起桌子上的面包就出门了。  小松,她16岁了,马上要走入高中了,每天,她7点要到学校,晚上还有令她抓狂的地理...(查看全文

忘·释

  恍惚间,淡淡的,萦绕在指尖的枯叶蝶已向远处飞去,不觉间,就跌进记忆的深渊,无力爬出来了。  是你么?嘴角扬起一种弧度,却万般苦涩。独自漫步在树荫下,想着曾经的事情不禁泫然泪下,是多好的朋友啊。你在...(查看全文

命运之在今天

  日出日落,花开花谢……生命就是这般往复。昨天,已被今日的晨曦定格为历史;明天,还被未知紧紧束缚。唯有今天,把握在你我手中!命运,只在今天。  曾几何时,我总认为我能够追赶太阳--即使夸父...(查看全文